违规!刺猬紫檀监管再受国际关注:环境调查署揭示现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尼日尔利亚前环境部长违规签发出口许可证!

红木中国市场观察2018-01-03 06:36:26

点击蓝色字  欢迎订阅

导    语

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EIA)于2017年10月完成了一项多达40页的调查报告《非法红木买卖——中国的数十亿美元木材贸易和对尼日利亚森林的蹂躏》。

原尼日利亚环境部长,现联合国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夫人接受采访


此报告于本月(2017年11月)初公示,其中揭示出原尼日利亚环境部长,现联合国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Amina J. Mohammed,又译莫哈米德)在2017年早些时候曾签发数千份涉及刺猬紫檀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组织(CITES)的出口许可证书。


原尼日利亚环境部长,现联合国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夫人


虽然尼日利亚有对刺猬紫檀木材的出口禁令,但是“当时这些濒危证书成包的要求签发,我也不知道签了多少,但我不得不这样去做。”阿米纳·穆罕默德在上个月(2017年10月)于曼哈顿联合国总部38楼层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讲到。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尼日利亚高级官员证实穆罕默德夫人(Mrs. Mohammed,即阿米纳·穆罕默德)在今年(2017年)1月16日签发了2 992份出口许可证。不过,穆罕默德夫人认为这些出口许可所涉及的木材合法,符合可持续经营的原则,并且也是为了履行同中国红木商人的贸易合同。


刺猬紫檀


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在2016年5月至12月,有源自尼日利亚的大约10 000条装载刺猬紫檀的货柜在中国港口被扣押截获,原因是没有合法的CITES许可证明。2016年12月31日,穆罕默德夫人颁布了三个月的木材出口禁令,其后她大量签发了出口许可,在禁令实施超过两星期后,尼日利亚的出口迅速减少,中国方面显示自2017年开始至当年4月,中国口岸有大约12000条刺猬紫檀货柜得以清关离开港口进入该国国内市场交易。


东阳红木木材市场,近期非洲花梨木集中到货


中国濒管办的一名发言人曾于10月份在此事件的调查过程进行过沟通说明,希望源自尼日利亚的刺猬紫檀所持有的濒危证必须经过CITES秘书处的批准,如果只有尼日利亚CITES签发的许可,则不应予以接受。但该发言人拒绝就“此事件需在委员会签约各方进行公开陈述的信件”一事进行评论。

环境调查署(EIA)认为,现联合国副秘书长、前尼日利亚环境部长穆罕默德夫人(Mrs. Mohammed)违反了CITES公约的规定,错误标识加工与半加工木材,使得非法木材得以以合法的名义出口,并且对于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已经离开尼日利亚港口的非法木材,由于后期补发许可证的做法属于违规操作,因为多年来CITES一直要求缔约各方不能在这种情况下颁布签发及接受签发许可证——这是一种促进非法木材循环流通的做法。



穆罕默德夫人对环境调查署(EIA)的指责不予承认,并对在出口禁令期间签发许可证的做法作了解释——原因是该国在先前的流程方面有时间上的延误。不过,CITES方面已经表示,将会在2017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的常务委员会上讨论这个问题。

据EIA估计,默罕默德夫人在2017年1月所签发的出口许可使超过140万枝、估计价值约为3亿美元的非法刺猬紫檀原木得以最终进入中国,从2014年1月至2016年12月,尼日利亚平均每天出口到中国的刺猬紫檀为3 000枝,这背后就是数百万英亩已经破碎的森林被侵害以及数百万当地居民的生计受到威胁。在最近的4年,尼日利亚出口到中国的刺猬紫檀甚至估值可能达到10亿美元。



在尼日利亚,目前主要采伐刺猬紫檀的区域位于塔拉巴州(Taraba)和阿达马瓦州(Adamawa)南部,多集中于贝努埃河流域(River Benue)内的两个支流塔拉巴河(Taraba)和法罗河(Taraba)一带,其中尼日利亚东部与喀麦隆接壤的加萨卡古姆蒂国家公园(Gashaka-Gumti National Park)内亦存在严重的非法砍伐现象。



刺猬紫檀在尼日利亚东部当地的名称有马杜比亚、奥逊杜杜。不过,时下更多的采伐者则愿意称呼其为马德里(Madrid)。在阿达马瓦州南部的采访中,可以发现长度为1.2米左右的刺猬紫檀每枝原木售价5000-7000奈拉(合14-19.6美元),但在货源缺乏的时期则会高达12 000奈拉(合33.6美元)。



尽管塔拉巴州政府曾在2015年8月颁布过禁伐令,并对每部运输卡车课以40万奈拉德罚款,但是最后罚款已经演变成仅仅是对木材砍伐与运输所要求的特许费用,现时,塔拉巴州和阿达马瓦州均无力阻止刺猬紫檀被迅速砍伐的趋势。

 


红木百科刺猬紫檀


刺猬紫檀价格适中,不管是原木还是成品,价格都非常的亲民。而用刺猬紫檀制作的家具却丝毫没有“平民”、”低端“的痕迹,其纹理极具张力,充分展示了材质的天然之美。物美价廉的刺猬紫檀家具以其超高的性价比征服了消费者,成为许多人家中的“座上宾”,也使其成功占领了红木市场的半壁江山,成为中低端红木家具市场的绝对主力!



刺猬紫檀,拉丁名:Pterocarpuserinaceus Poi,国家红木标准(红木GB/T 18107-2000)的紫檀属、花梨木类中的一种。散孔材,半环孔材倾向明显。生长轮略明显或明显。

据法国《热带木材的物理力学性质》1955、1964年对塞内加尔(冈比亚邻国)产的刺猬紫檀报道,干缩率:径向3.5%、弦向7.4%,体积8.8%。气干密度0. 85g/cm3。抗弯强度154.8MPa;抗弯弹性模量11375.7MPa;顺纹抗压强度66.3MPa;横纹抗压;强度2.4MPa;抗剪强度1.8MPa;抗劈力19.8N/mm;硬度11.2N。


刺猬紫檀

主产于热带非洲西部国家,所以在市场上也被很多人俗称为“非洲花梨木”。“非洲花梨木”是一个比较笼统的俗称,从字面上来说,指非洲出产的花梨木。

在红木市场,以前的通常认识是:产自塞内加尔、几内亚比绍、几内亚、冈比亚、塞拉利昂的非洲花梨木是正宗的“刺猬紫檀”,而其它产自尼日利亚、加纳、多哥、贝宁等国家的非洲花梨木则不是红木国标中的刺猬紫檀,而是与刺猬紫檀非常相似的“安氏紫檀”,是“亚花梨”。

但是,2016年,尼日利亚、加纳、多哥、贝宁等国家出产的“非洲花梨木(亚花梨)”的“真身”在学术界被纠正为“刺猬紫檀”,并于2016年5月9日被正式列入国际濒危保护物种。




国内海关之前也一般将尼日利亚、加纳、贝宁、多哥等国家的非洲花梨木鉴定为“安氏紫檀” Pterocarpus antunesii进行报关处理税收上也比刺猬紫檀的税收要低一些而之所以如此,应该是受到了某些鉴定机构根据气味将尼日利亚、加纳等国的刺猬紫檀原木误鉴定为安氏紫檀的误导但实际上,安氏紫檀是光亮紫檀的南部非洲亚种,分布地在安哥拉、纳米比亚、博茨瓦纳、津巴布韦和莫桑比克等国,西非根本就没有安氏紫檀!

而“亚花梨”这一个名称原本指紫檀属达不到国标红木标准的一类木材(20多种),在现实中也变成了尼日利亚、加纳、多哥、贝宁等国家所产非洲花梨木的“专用”俗称,红木木材市场与红木家具一级市场上,所称的“亚花梨”在大多数情况下都约定成俗的特指这几个国家的非洲花梨木

国内经营和加工该木种的很多红木家具厂都受此误导,认为自己经营的不是刺猬紫檀,而是“亚花梨”,并因此而心怀不安。

以下是国外关于刺猬紫檀的一份权威的学术资料,其中根据中国海关2014年9月至2015年8月的数据统计了中国刺猬紫檀的进口来源:


中国刺猬紫檀进口价值总量国别来源尼日利亚38%,加纳18%,冈比亚科特迪瓦各11%,几内亚比绍8%,贝宁7%,多哥5%,马里、塞拉利昂各1%(中国海关2014年9月至2015年8月数据)

根据以上资料可以看出:在国内作为“安氏紫檀”、“亚花梨”处理的尼日利亚、加纳等所有西非国家的非花原木在国际上都是作为刺猬紫檀这个物种统计的。




一个树种受气候、地理等很多条件的影响,会产生变异形成亚种,成为种群。以最明显的染料紫檀为例,赞比亚出产的染料紫檀一般来说密度较高,而莫桑比克的染料紫檀则密度较低,管孔粗大。虽然两地出产的染料紫檀在材质上有非常明显的区别,但它们都是染料紫檀。



虽然尼日利亚、加纳与冈比亚等国的刺猬紫檀在材色、气味上有些区别(包括尼日利亚塔拉巴州的东部料与西部料都有明显区别),但并不代表它们就是不同的树种!目前,进入中国海关的所有曾经以“安氏紫檀”报关的非洲花梨木,均已必须以“刺猬紫檀”报关,并办理濒危进出口许可证。


“安氏紫檀”、“亚花梨”的叫法经年日久,几乎已成了市场上普遍的共识,虽然现在国内的学者、学术机构与行业媒体已经在不断的纠正、澄清,但是,大多数经营该木种的红木家具厂还是没有了解到这一情况,或者即使听说了也是将信将疑,时至今日,很多红木厂家依然“坚信”自己做的只是“亚花梨”,而不是刺猬紫檀!


要解决“冰冻三尺”的问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融解”,红木市场上关于刺猬紫檀的这一误区还是要不断的宣导和纠正,任重而道远

 

 

分享是一种美德,关注是一种境界!

感谢您在这一分钟的陪伴,

如果您觉得这对您有帮助,请点击右上角分享朋友圈,

把您的爱心传递下去,

帮助更多人学习成长,走向成功!


版权说明:本文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小编整理修改,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私信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Copyright © 长春红豆价格联盟@2017